【爱啾樱花的AD钙奶】

我要搞爆人狼村梦女,嘿嘿嘿

多管闲事的下场

试图复健一小时速写(虽然已经是一个月前的图了,但还是拿出来混下更)。

余にも重て、余にも硬いて

余にも暗て、余にも冷たい

Together Again - Evanescence

陆鹤,俺永远的痛

四月份画的,在这存一下档。

成人之后总会面临年龄和收入方面的焦虑

但丁:你不是都毕业八百年了么,怎么还在穿校服?

我:我们教导主任说了,校服是世界上最保暖的衣服。

但丁:(捏起涤纶面料的校服搓了两下,用眼神表示强烈怀疑)

我:怎么了,我就是想穿嘛!就算我七老八十,我的心也是JK的心,我是陈酿型JK,越老越有味道!

但丁:我可什么都没说哈。

--

我:总之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

但丁:不为每月六千块折腰是吗?

我:那当然,我可是无敌的光之使徒,杀死比尔看过吗,我就是海德林上那杀人不眨眼的水手服美少女……

但丁:(手摁在我脑袋上)少打点ff14吧,另外记得交这个月的网费。

AOI FURIN(4)

*这次索性连昵称都不写了,好耶!


我缩在便利店的门口,一边望着几十米开外的公车站,一边在压得人难以动弹的冷风中小口小口地呼吸。

天还没完全黑下去,远处的云厚厚地堆成一团,久久都没有飘走,像一只搁浅的灰色鲸鱼。

现在是下班的时间,便利店附近的人越来越多了。我木着一张脸给进店的人让开道,只觉得自己也像那条搁浅的鲸鱼一样,连挪动身体都有些费劲。

过了数十秒,从我掌心里传来的、干燥温暖的热度帮我与现实重新接通了联系。

“怎么了,还是不习惯这里的环境吗?”是他牵过了我冻僵的手。

“……啊,没事。”我说,“我只是稍微跑了下神。”

这样的对话在我们之间已经屡见不鲜了,所以我知道他肯定不会因...

但丁/梦主*开胸毛衣

*去年写的短打,发出来除草……

*维纳斯那题我选了A,我好恨。


我一拉开衣柜门,这件在清一色的,夏季制式的校服衬衫、校服长裤、校服外套堆中格外惹眼的米白色毛衣瞬间就跳进了我的视野。

完全没有印象啊。会是但丁塞进来的吗?还是我和哪一位朋友借了忘记还回去的衣服?

我盯着它苦思三分钟,而后一拍额头:噢,想起来了。

几个月前,在开胸毛衣占据了我QQ空间和微博推送的半壁江山时,我出于半是好奇半是跟风的心态,偷偷地也买了一件。只是我下单后十秒钟就开始看着卡内余额犯愁下一个星期的吃穿用度,收货后更是穿都没穿过,没想到如今居然把它从衣柜抽屉里翻出来了。

我把衣服抖开看了看,除去胸前刻意的开洞设...

AOI FURIN(3)

早上好。他一边这么对她说,一边捂住嘴里漏出来的哈欠、从属于他的、昏暗的那一侧床边翻过身来,面对着她。

现在外面的天还只是很深很深的蓝色。远山的阔叶林和楼房间都氲着一层薄雾,窗外噪鹃和珠颈斑鸠的叫声模模糊糊地从雾气的深处传来。有几间单元房的橙色灯光穿透水汽,在空中劈出一道道光桥。

你怎么起得这么早?这样下去可休息不够啊。他伸手去捂她露在被子外的冰凉双手,她却在他的手碰到她的时候开始拼命地挣扎与躲闪,力气远远大过了玩闹和赌气的程度。

发生什么事了?他开始考虑她对自己的行为产生了应激反应的可能性。我吓到你了吗?

她没有回答,只是紧紧地抓着拳头,手指古怪地捏在一起。

噢。他心下了然,但没有丝...

飞电或人/梦主

 *去年的存稿,没写完。


   飞电或人按了电铃,也敲了门,又在走廊里站了两分多钟,依旧没等来应门的人。

    “是这个地方没错……吧。”他对着纸条确认再三,神情忐忑。他是打听了好几层关系才拿到这个住址的,要是再不对,他只能将这事情暂时放一放了。

    他吸了口气,准备再走一遍之前的流程:“你好,请问————”

    他还没讲完下半句话,门就被打开了,一阵空调的冷气直往外跑,吹散了缠在他身上的炎热气息。...


AOI FURIN(1)

因为实在是很喜欢这篇所以转到主博来存个档

Agomelatine:

*中之人梦女,已缩写受害者全名。



“那你会收留拆那心碎女网友吗?”


“拆那?”他发过来一个头顶问号的熊猫头表情。


你一只手托着从嘴边掉下来的点心碎屑,另一手缓慢地打字回复他:“(备注:拆那与China在中文里发音相同)”


“😯原来如此。”


过了几分钟,他传了一张图片给你。


等图片加载完毕,吴京那件白绿相间的运动外套瞬间映入了你的眼帘。


“(吾辈专门在此收留中国心碎女网友.jpg)”


草,他好可爱。你差点一口点心噎在嘴里。...

【原创】姐弟文学(1-2)

*漂亮弟弟/你,第一视角

*骨科,双向单箭头,有略过激内容


应付完在后厨和我搭讪的黄毛同事,我脱下围裙,穿回我的套头衫,把刚吃了一半的工作餐打包好拿在手里,朝住处走去。

今天我交班交得早,我踏出店门的时候,残阳还没完全被树林和楼宇吞食,但它被切割得很碎,和层层叠叠的云搅在一块,打成灰橘色的泥。

沿着斑马线穿过马路,我习惯性地想要步向矗立在乔木林后的红色砖瓦楼。等我走出了一百多米,我才反应过来:那房子在一年前就归了舅舅,我们家早不住那了。

“晦气。”我啐了一口,转头折进另一条路。

走到筒子楼林立的小区里时,我撞见他蹲在花坛边上,拿着根火腿肠对着有他腰那么高的杂草丛喵喵叫。

我无......

去年画的私设光➡️桑克瑞德的意识流条漫,待修改。

⚠️桑克瑞德变成了食罪灵的if

© 纯爱大师 | Powered by LOFTER